您现在的位置:民生论坛 > 国际 > 记者观察:非洲自贸区带给中国企业和投资者的机遇和挑战

记者观察:非洲自贸区带给中国企业和投资者的机遇和挑战

2021-08-03 05:29

人民网约翰内斯堡7月27日电 (记者王磊、韦冬泽)自1月1日非洲国家正式开始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简称“非洲自贸区”)内进行贸易活动以来已有半年多的时间,外界高度关注其运营情况。有专家指出,非洲自贸区为非洲国家经济发展带来了新平台和新希望,但同时也面对新难题和新挑战。

非洲自贸区加速非洲经济多样化发展和工业化进程

非洲自贸区是2018年由非盟成员国签署《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简称“自贸区协定”)而设立的自由贸易区,是自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参与国最多的自由贸易协定。这项协议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将54个非洲国家的12亿人口团结在一起,GDP达到3.4万亿美元。世界银行估计,至2035年“自贸区协定”可使非洲大陆的收入增加4500亿美元,并使近3000万人摆脱赤贫。

据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南非分院主任刘钊轶介绍,非洲自贸区的总体目标就是为货物和服务建立一个单一的非洲市场,促进商人和投资活动的自由流动,并为之后的非洲统一关税联盟的建立奠定基础。

目前,非洲各地区参与自贸区建设的进度不同。南部非洲一体化程度最高,参与自贸区建设最为有效。西部非洲一体化进程较快但效果不佳,东部非洲自贸区进展一波三折,而北部及中部地区则进展滞后。

刘钊轶说,非洲自贸区协议实施已经进入第二阶段,计划到2025年7月实现发展中经济体90%的关税细目降至零,到2030年7月最不发达经济体90%关税细目降至零。在非洲自贸区建设中,货物贸易的目标是提高海关手续效率,促进区域和大陆价值链提升,加速非洲大陆的社会经济多样化发展、工业化进程。服务贸易的目标是鼓励增加投资,增强竞争力,促进可持续发展,逐步放开服务贸易。

具有“本国国籍”的产品在进口时不需要缴纳任何关税,而“自贸区协定”中具有其他成员国国籍的产品在进口时可享受相应的优惠待遇,具有第三国国籍的产品则不能享受任何优惠待遇。非洲大陆自贸区秘书处办公室主任奥贾科尔曾表示,来自中国的企业在非洲投资,如果其生产的商品符合原产地规则,则也可以享受自贸区优惠政策。这为更多企业到非洲开展属地化经营创造了条件。

非洲自贸区实施过程中的难题和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很多非洲国家经济复苏困难,加之当地疫苗接种率不高,非洲自贸区建设面临的重重障碍显得愈加困难。

在7月23日举办的非洲大陆自贸区线上研讨会上,中国工商银行非贷中心的黄莹表示,非洲大陆基础设施建设匮乏直接阻碍非洲自贸区的顺利开展,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自贸区的功能释放,营商软环境的欠缺会显著弱化自贸区的凝聚效力,而地缘政治外部力量博弈会不断干扰自贸区的方向航道。

而标准银行经济学家杰里米则认为,在“自贸区协定”实施的过程中,部分国家的就业率和工资水平会下降,而政府可能会因为关税损失部分税收,这些在未来将通过经济增长实现“回收”。此外,“自贸区协定”的实施还可能使一些国家的技能人员和投资过剩,而政府在为“自贸区协定”涉及配套规则时将承担相应成本。不同经济水平的非洲国家实施进度和力度也将不同,进而导致自贸区带来的成果和回馈有差距。

杰里米尤其提到了中国的投资和企业对于非洲国家的意义。他认为,在消除了非关税壁垒后,非洲大陆自贸区带来的非洲内部贸易往来将帮助非洲实现经济增长、手工业发展,并进一步推动其工业化进程。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非洲国家的政府已面临巨大财政压力,要划拨额外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本国工业发展存在巨大困难。考虑到中国对非政策,以及近年来对非投资规模,来自中国的投资和企业对于非洲国家的手工业发展以及工业化都至关重要。

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如何把握非洲自贸区带来的机遇

黄莹从金融角度出发分析了非洲存在较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的领域。她表示,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应提高本地化程度与精细化管理水平,深耕当地市场,把握小额现汇项目机会。对金融机构而言,参与方的丰富程度可以缓释政治与信用风险,尤其是国际多边组织牵头或提供担保的项目。

在非洲国家主权债务上升的大背景下,企业和投资方可以将重点放在主权债务尚有足够空间的国别。深入当地市场,发掘当地有稳定现金流的项目投资机会,尤其是以美元、欧元、人民币为主要收入币种的投资类项目。若出现币种错配,需在特许权协议中约定缓释措施,或购买相关掉期产品。

黄莹还表示,自贸区中具有前景的行业包括适宜大规模农业开发、靠近下游消费市场的制造业集群、高附加值服务业产业、数字经济及电子商务领域、新能源领域等。

南非中国经贸协会法务部长张鹿则给出了更为具体的分析和建议。她认为尽管取消关税和其他非关税壁垒可能造成南非政府的税收收入损失,但“自贸区协定”能增加进出口数量,创造就业,从而为南非带来更高的税收,弥补关税损失。

她还建议南非的中国企业在“自贸区协定”完全生效并开始贸易之前便开始着手准备,了解协定细则特别是关税的变化,未来五年内将对数千种产品征收零关税,将可能对本地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例如南非制伞企业在未来几年内可能将面临零关税进入南非市场的竞争对手,而伞类制品现在的关税为30%。她还提醒企业尽快到南非税务局登记,以便在“自贸区协定”下开展出口业务。

张鹿说,尽管等待的时间相对较长,但潜在的回报是巨大的。关税削减会鼓励供应链转向非洲企业,而不是从海外采购产品,这将极大地改变非洲的贸易格局和产业格局。

(责编:刘叶婷、常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